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专题活动 » 纪念活动 » 正文

回首峥嵘岁月 弘扬抗战精神

发布时间: 2015-09-21 21:44:27   作者:佚名    来源: 南方网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9月4日下午,广东省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的重...
      9月4日下午,广东省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在广州举行。抗战老同志、老战士代表以及党史研究专家等在座谈会上发言。
      94岁的广州市委原书记欧初是中山五桂山抗日根据地、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纵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解放区的主要创建人、领导人之一。他动情地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们听了这消息无比雀跃,欣喜若狂。”87岁的昆明军区通信部原部长程玉宝在抗战期间先后任锦州混成旅警卫连战士、班长,冀察热辽军区警卫团三营八连排长、副连长。当他回忆起用手榴弹打掉日军坦克的全过程时,依然激动不已。95岁的东莞市外贸总公司原正处级干部邝耀水在抗战期间是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队员,他向大家讲述了火烧大涌桥的战斗经历,当年的景象历历在目……
      以下是抗战老同志、老战士代表以及专家的发言摘登。
      广州市委原书记欧初:日本投降 我们欣喜若狂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共同庆祝这个中国人民的伟大节日,世界人民反法西斯胜利的伟大日子,我的心情万分激动。
      经历过8年抗战的人都会终生记得1945年8月15日那一天。那时,我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第一支队支队长,我和时任珠江纵队参谋长周伯明、一支队政委梁奇达带领部队驻扎在东莞、宝安两县交界处的一个小山村。深夜时分,东江纵队的报务员直冲进来,将一份急电交给我们,原来是上级通知我们: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们听了这消息无比雀跃,欣喜若狂,当即商量如何准备处理受降事宜。
      回想起来,我们依靠共产党领导,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以八路军、新四军为楷模,我们珠江纵队在敌、伪环伺的险恶环境中,英勇打击日本侵略者及其走狗,取得了出色的战绩。我们珠江纵队一支队经历较大战斗9次,拔除敌伪重要据点7处,消灭敌伪9个中队……我们坚决抗日,深得民心,敌人一次又一次“扫荡”、围剿,我们的队伍却从无到有,越战越强。1942年春,珠纵一支队挺进五桂山之时,只有两个中队90多人。此后,珠纵一支队发展到10个中队、两个大队,战斗员共880多人,加上后勤机关及非战斗人员超过1000人,还有广大的民兵。貌似强大的敌人终于被我们战胜。我们的队伍就像滔滔不息的珠江,发源于崇山峻岭,汇集条条溪流,冲决重重青山,聚成长河巨川,汇成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在举国欢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让我想起了许多牺牲的战友,抗日战争期间,仅珠纵一支队就牺牲了340多人,其中连排以上干部超过70人。他们那种“不信乾坤长混沌,只凭忠义任风波”的精神,真正可以与日月争光!
      如今战争已经远去了,我们在讴歌胜利、缅怀英烈的同时,还应牢牢记住战争的惨烈,牢牢记住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只有使各国人民世世代代清楚认识战争的危害,才有希望在全世界实现永久的和平。
      同抗日战争时期相比较,当今世界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比起我们年轻的时候,当代青年的视野要开阔得多,生活方式也大不相同。但是,爱国家、爱民族的精神永放光辉。我们总结过去,要牢牢记住:落后就要挨打,从而激发建设现代化国家的热情。毕竟,历史靠一代代人创造,中华民族的正气靠一代代人传承。我们要传承和发扬抗战精神,凝聚民族之魂,万众一心,为人民大众的幸福生活,为实现两个百年的战略目标,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东莞市外贸总公司原正处级干部邝耀水:深夜潜入河中放火烧桥
      我叫邝耀水,是一名抗战老兵。1938年10月12日,日军入侵华南。1938年10月15日,中共东莞中心县委立即组建一支由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当时我在太平镇活动,接到党组织的通知后,马上跑步回莞城,参加成立大会。
      1938年11月20日,日军攻占东莞县城,东莞沦陷。王作尧队长决定,在水口村建立东莞—宝安之间的交通站。因为我是本地人,所以交通站就设在我的家里。这是东莞地下党的第一个交通站,我也就成了这个交通站的第一任站长。
      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搜集东莞抗战的情报工作。当时交通站只有3个人,其中包括一名未能转移的伤员。我们从最基本做起,每天起早摸黑把附近的地形地貌画成地图,到村里和村民聊天获取有用信息。站里“管辖”的地方涉及几个乡,我经常带着干粮,一走就是半个月,只为了尽快把周边的地形图绘制好,比如哪个山洞能躲人,躲多少人,都要记录得清清楚楚。
      1939年4月,王作尧领导的部队取得国民党军队番号,改编为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直辖第二游击大队(简称第二大队),王作尧任大队长。1939年8月,第二大队对日军开展“袭扰战”,进攻宝安县城南头,我所在的“四政队”队长黄木芬亲自带领我和队员以及山厦村游击小组承担烧毁大涌木桥的战斗任务。
      8月20日,河水暴涨,我与10名队员潜入大沙河中。深夜12时,我与队员们从大沙河逆流而上,到达目标地点。趁着夜色掩护,我们把旧棉被撕开,用麻绳将棉花死死地缠到桥墩的杉木上,而后泼上煤油,把棉花浸透。这时,队长黄木芬一声令下:“放火!”几十个火头一起燃烧起来。日军紧紧追击我们,我清楚地记得,日军在身后用机关枪扫射,子弹就在耳际嗖嗖地飞过。这次任务,我们牺牲了3位同志,我也在这次任务中腿受了伤。
      1941年,我腿伤痊愈后,重新投入战斗,回到大朗水口村建立交通站。1942年3月,我接到一个秘密任务——收集情报,为除掉恶霸“大鸡六”作准备。于是,我以商人身份到大朗圩去做买卖,多次到乡府找乡长、中共地下党员陈淦泉,并通过陈淦泉的关系,认识了爱国区长莫世俊。“大鸡六”见我是莫世俊带来的朋友,没有对我起疑心。终于,我得到进入“大鸡六”家中的机会,于是趁机摸清“大鸡六”的房屋架构,掌握其部队和枪支情况。行动当晚,中队一举歼灭“大鸡六”的部队,缴获他家中的全部武器。
      我是一名普通的抗战老战士,我的抗战经历很平凡。在我身边牺牲的许多战友,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抗战英雄。今天,我们国家和平安定、经济繁荣,到处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我当年参加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祖国繁荣强大,如今这些目标都已实现。因此,我感到无比的欣慰。
      昆明军区通信部原部长程玉宝:用手榴弹打掉日军坦克
      我是广东省军区梅花园干休所离休干部程玉宝,今年87岁,是一名抗战老兵。1942年8月,15岁的我在晋察冀军区冀东分区12团入伍,在特务连当通信员,成为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战士。从此,我跟随部队转战华北各地,先后参加了冀东曹西庄、潘蔡庄、商岭战斗,以及攻打刘守营、山善庄突围等多场战斗。今天,利用这个机会,我想回忆当年伏击日军坦克的一次经历,和大家一起重温那段峥嵘岁月。
      那是1944年1月,我和战友们在连长戴世奇的率领下,奉命伏击日军。当时我们驻扎在冀东抚宁县的曹西庄,离日军驻地不远。我们的装备也比较落后,只有连长有手枪,战士们用的是步枪和手榴弹,而敌人不仅有重机枪和炮,还有坦克。一天,连长通知紧急集合,让我们分头隐蔽埋伏。当时老乡住的房子是用石头垒的四合院,前门两边是猪圈,我们班就埋伏在空猪圈里。等埋伏好了,班长才告诉我们有敌人的坦克过来了,我们都有点紧张。
      不一会,果然有坦克的声音从远到近传来,我们都握着手榴弹不敢有半点响动。突然,戴世奇连长在西房顶上大喊一声:“炸!”我们都用力把手榴弹向日军坦克扔过去。一片爆炸声过后,日军的坦克履带被炸断了,不能继续前行。在这个当口,连长带着我们飞快冲上日军坦克,大家用刺刀、镐头撬开坦克顶盖,连长用手枪朝顶盖缝隙内开枪射击,坦克内的指挥官和一名驾驶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当场击毙。我们缴获“王八盒子”手枪一支、九二式重机枪一挺。
      这时,连长又叫我们班副班长带领我和另一个战士,去村北头把要逃跑的日本兵消灭掉。我们一出院子北门就发现了一个日本兵。日本兵看到我们,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转身要跑。我们大喊一声,冲到他面前,用刺刀拼死了日本兵,缴获三八枪一支。战斗结束后,我们都非常兴奋,乡亲们也非常高兴,上级也对我们的行动给予表扬。后来,我们连又在抚宁县多次对敌作战,对敌军实施了有力打击。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每当回顾当年的战斗岁月,我都对现在的幸福生活更加珍惜,也对伟大的共产党和伟大的祖国,更加热爱!借此机会,我想对大家说几句话:我们要始终铭记历史、勿忘国耻!中国军民在抗日战争中伤亡3500多万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遭受了巨大的苦难,承受了巨大的伤痛,作为炎黄子孙,必须始终牢记“落后就要挨打”这一血的教训,必须更加自立、自强、自尊,更加奋发进取、努力奋斗,为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自己的力量!
      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杨建伟:歼灭日伪军2万余人
      广东是富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地区。广东党组织是全国最早创建的六个地方组织之一。
      九一八事变后,广东人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并在党的领导下,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全国抗日救亡斗争的伟大洪流中。粤籍著名爱国将领蔡廷锴将军率领十九路军打响了淞沪抗战的枪声,振奋了全国人民抗战的信心。七七事变后,日军在大举进攻华北、华中的同时,对广州和南粤各地实施狂轰滥炸,将侵略的战火步步引向广东。面对寇深祸亟、亡国灭种的严重局面,广东党组织积极呼吁团结抗战,动员广大民众紧急行动起来,保卫广东,保卫全中国。广东省委和八路军驻穗、驻港办事处广泛开展了抗日统战工作,卓有成效地推动了国民党广东当局逐步开放民众运动,实行共同抗日。广东党组织还选派了大批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到国民党军队中开展政治工作,并加强了对抗日救亡运动的组织和领导,在短短几个月内就组建了六七十个抗日救亡团体。
      面对日寇的猖狂进攻、大片国土相继沦陷、而国民党守军又节节溃败的严重形势,广东党组织挺身而出,英勇地举起武装抗日的旗帜,省委将建立抗日武装、发动敌后游击战争作为工作重点,相继在东江、珠江三角洲和潮汕等地建立了抗日游击队,独立自主、机动灵活地抗击日军。在广东党组织和广大民众的大力支援下,1939年冬和1940年夏,中国军队与日军在粤北地区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会战,粉碎了日军攻占广东战时省会和打通南北交通线的图谋。1941年12月香港沦陷后,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迅速挺进港九地区,成立港九大队,开辟了港九敌后抗日战场。
      1944年后,日军对华南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攻,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广东党组织决定进一步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放手发展人民抗日武装,扩大抗日根据地。东江、琼崖、珠江三角洲等地的人民抗日武装先后扩编为东江纵队、琼崖纵队、珠江纵队、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后又成立了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梅埔韩江纵队、潮汕韩江纵队。华南抗日纵队转战于南粤辽阔大地,活动范围遍及70多个县,开辟了星罗棋布的抗日根据地和游击区,建立了大批县、区、乡抗日民主政权。
      据统计,广东人民抗日武装对日伪军作战共3000多次,牵制日伪军15万余人,歼灭日伪军2万余人,到抗战胜利时,抗日游击队发展到近3万人,民兵发展到30多万人,抗日根据地和游击区面积扩大到9.7万平方公里,人口达1000万以上。
      在华南抗战中,广东人民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成千上万共产党员和游击队指战员为国捐躯,无数抗战将士和爱国志士血洒疆场。在敌后战场,仅东江纵队、琼崖纵队就分别牺牲了2500余人和5600余人;在正面战场的三次粤北会战中,有11000多名爱国将士为国捐躯。根据“广东省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综合统计显示,广东人口伤亡总数约167万人(其中,包括死亡、受伤、失踪在内的直接人口伤亡34万人,包括被俘捕、难民、劳工在内伤亡133万人),全省财产损失按1937年7月币值折算,总计约135亿元。
      (整理 南方日报记者    李强 祁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