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党史研究 » 人物春秋 » 正文

英雄花照一劳人——诗人叶剑英与广州

发布时间: 2011-11-03 16:37:44   作者:袁小伦   来源: 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广州是中国近代以来历史大舞台上的一个从民主革命策源地到改革开放先行区的特色舞台。而在这个特色舞台上...

      广州是中国近代以来历史大舞台上的一个从民主革命策源地到改革开放先行区的特色舞台。而在这个特色舞台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那就是叶剑英元帅。叶帅在广州这个时代风云变幻的舞台上,精彩地演出了他波澜壮阔的辉煌人生的重要篇章,例如,1920初的追随孙中山、1927年的参与领导广州起义、1938年的战时粤港统战宣传、1950年代初的主政华南、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的对广东改革开放的决策活动,等等。讲述叶帅与广州的故事,那是需要一部书的份量的。本文只撷取其中的几个情节,即作为诗人的叶帅与这座英雄城市的缘分。“小憩羊城何所遇,英雄花照一劳人”是叶帅81岁那年,即1978年,在广州与羊城百姓欢度国际劳动节时,写下的著名诗句。


          1985年9月,为党和国家及老百姓辛劳了60多个年头的叶剑英,领衔与其他63位老一辈革命家一起致函中共十二届四中全会,请求不再担任中央委员并得到全会的同意。9月16日,全会通过《给叶剑英同志的致敬信》,高度评价了他对党和国家作出的重要贡献。就在叶剑英自请退出“历史舞台”的前一个多月,对叶剑英的早年历史有了新的发现。8月8日,香港《大公报》报道了在云南图书馆馆藏的一本由云南官印局1921年(民国十年)出版的《剑余诗集》中发现叶剑英的早年诗作15首的消息。叶剑英在他紧张繁忙的军务政务中确是剑余为诗,也没有刻意去保留和收集自己的作品,因而遗失了不少。经专家考证,叶剑英刊载于《剑余诗集》的15首当中,至少有12首是写于广州,且内容也是写广州的景物人事。叶剑英早年12首抒情诗,抒发了一个英俊健康、多情重义的青年军人的爱情、友情、亲情、境情,缠绵悱恻,绮怀惆怅,正如古人所言,“诗缘情而绮靡”,“情动于中而形于言”。
     《梅(二首)》:“一、乞得嫦娥一片痴,孤山风雪自怡怡。林郎别久无消息,娟影依然傲故枝。二、心如铁石总温柔,玉骨珊珊几世修。漫咏罗浮证仙迹,梅花端的种梅州。”叶剑英发挥丰富的想象力,托物起兴,将梅花比作美丽的仙女,浓墨重彩地描写她高贵品格和神韵,抒发爱梅之情,寄托思绪,体现优美的浪漫主义风格。在第一首诗中,作者描述了屹立孤山风雪之下的梅花从广寒宫嫦娥那里乞得一片痴情,怡然自乐,孤寒独放,尽管酷爱梅的林郎离别很久且无音讯,梅花依然娟影自怜,孤芳自赏,傲然挺立。首句也可看成双关语,以理解为作者从嫦娥(喻梅)那里乞得一片痴情。第三句中林郎,即林逋,北宋诗人,隐居西湖孤山,种梅养鹤成癖,终身不娶,世称“梅妻鹤子”,所以他眼中的梅含波带情,笔下的梅更是引人入胜。“疏影横斜水清浅, 暗香浮动月黄昏”即为他的千古名句。在第二首诗中,叶剑英继续赞颂梅花的品格。“心如铁石总温柔”赞梅花既孤高而又柔情。“玉骨珊珊几世修”,说寒梅高贵姿态是经过长时间的修炼而成的,也就是所谓梅花香自苦寒来。寒梅根深枝繁花茂,十分惹人怜爱。“漫咏罗浮证仙迹”中的罗浮,指罗浮山,据唐柳宗元《龙城录》载,相传隋开皇中,赵师雄过罗浮,见一美人芳香袭人,遂与之共饮醉眠,待醒来身在梅花树下,方知美人即梅花化身。这里作者以吟咏道教名圣修炼成仙来比喻梅花“几世修”,而“梅花端的种梅州”,则点明梅仙天上人间的亲缘,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梅州,古称嘉应州,叶剑英的老家,相传此地多梅,有“十里梅花”之称。宋朝诗人杨万里到梅州,曾写过一首咏梅诗:“一路谁栽十里梅,下临溪水恰齐开。此行便是无官事,只为梅花也合来。” 年轻的叶剑英,绝非无端咏梅,而是借梅传情,另有寄托。据叶剑英的胞弟叶道英回忆,这两首诗原来署名为“前人”,是叶剑英在1921年为他的一位年轻恋人所作。①
  冬去春来,年轻的叶剑英,在“咏梅”中,像“林郎别久无消息”一般地隐离去,而在“羊石杂咏”中,则 “春来跨马古城东”,现身了。“咏梅”中女主角在明处,男主角在暗处;“羊石杂咏”中则男主角在明处,女主角若隐若现。《羊石杂咏十绝》:“一、竟装奇骨落鸿荒,不向情场向战场。别有愁心易抽乙,晚风残角咽斜阳。二、晚风凉秣粉墙东,碎步微吟韵小虫。为数归鸿抬望眼,一枝春在小楼红。三、乍逸闲情事薄游,轻鸿飞上最高楼。明灯万点人如海,恍怫银河障女牛。四、春来跨马古城东,十里莺花潋滟红。鞭息徘徊亭畔路,绮怀缭绕白云中。五、寻芳归去马蹄骄,惆怅云山路已遥。可有惊雷惊蛱蝶,一鞭残照总无聊。六、飒飒东风扫暮霞,木棉落后更无花。萧声咽似寒潮咽,不见秦楼见月华。七、曾向瑶台揽翠裾,梦从沧海撷芙蕖。满腔情绪何由达,惆怅经旬寄一书。八、神山迢递片帆迟,容与中流意转痴。我已栖栖卿泛泛,为谁怜入鬓成丝。九、荔枝湾畔阿侬家,艇入芳丛叶叶遮。生怕西风莲有苦,不教容易误年华。十、神光离合彩云随,妃子凭虚未可私。最是板桥桥上柳,为卿长系阿侬思。”
  有专家认为,《羊石杂咏十首》“成功地刻画了一个‘不向情场向战场’的爱国青年军人形象”②;“‘杂咏’抒发革命豪情和远大志向,把忧国忧民的思想感情诉诸笔端,展示了他蹈厉奋发的精神风貌”③。笔者不认同这样的看法。读完这组诗歌,笔者脑海浮想的是,一个正满怀理想与爱情的青年军人的形象,他奔走于战场与情场之间,“乍逸闲情事薄游”。无论“晚风凉秣粉墙东,碎步微吟韵小虫”,“寻芳归去马蹄骄,惆怅云山路已遥”,还是“曾向瑶台揽翠裾,梦从沧海撷芙蕖”,还是“我已栖栖卿泛泛,为谁怜入鬓成丝。”“最是板桥桥上柳,为卿长系阿侬情”,都有明显谈情说爱或遥寄相思的意思。笔者只能说,只是一组纯美的爱情诗歌,无论叙事、写景、抒情。一根情丝将杂咏组诗穿起来,佳词丽句,丝丝缕缕,美不胜收。笔者拟将以另文《缘情与言志——重读叶剑英早期诗歌》来探讨相关问题。
     1920年初叶剑英从云南回广东。本来讲武学校当局鉴于他学业优秀又来自南洋,要派他到南洋做宣抚特使,招收新学员,但他没有从命。叶剑英已经仔细研读了《孙文学说》、《三民主义》等先进书籍,接受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理论,对中国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因此依然回到辛亥革命的策源地也是自己的家乡广东,走上了追随孙中山革命的道路。同年春,叶剑英加入国民党,并前往福建漳州,参加孙中山领导的“援闽”粤军,任总司令部见习参谋。8月参加粤军回粤驱逐桂系军阀之役。1921年春,叶剑英的父亲病逝,他由汕头返回梅县故里奔丧。治丧后返回广州,在粤军工兵营任职。10月,以大总统随员的身份,跟随孙中山出巡广西,参加北伐的准备工作。营长邓演达设宴为叶剑英送行。邓演达举杯:“但愿我们早日重逢,祝你一帆风顺,鹏程万里!”并随口念了戴叔伦《灞岸别友》的前四句来表达惜别之情:“车马去迟迟,离言未尽时。看花一醉别,会面几年期。”叶剑英回敬了一杯酒,也随口读李商隐《杜工部蜀中离席》的前两句回赠:“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接着又借崔曙《对雨送郑陵》的后两句说:“但愿‘寄心海上云,千里常相见。’”④

  1938年初夏,叶剑英在因治病南下省港并做统战工作。这是他自1927年广州起义失败后首次返回广州。在广州,叶剑英在东山住所接见《抗战大学》主编陈华。陈华是叶剑英的梅县同乡,一见面就用客家话向叶剑英问候,并送上几册《抗战大学》的创刊号和自己创作的几首诗歌。叶剑英认真翻阅了刊物,见到该刊封面上面印有“巩固团结,巩固统一战线”的字样,便说“应以此为宗旨,牢牢掌握这一办刊方针。”陈华说:“《抗战大学》正筹备出版红五月专刊,请叶总题词。”叶剑英略为思索了一下,说:“五月从头到尾都是红的,这一专刊要出好。”说完即席挥笔题写“民族解放的血花”七个刚健挺拔的字。这个题词刊载于5月6日出版的《抗战大学·红五月专刊》上,成为诗人较早公开刊出的珍贵手迹之一。题词后叶剑英问:“杂志立案了吗?”陈华说:“已得到有关方面的批准了。” 叶剑英说:“对,要光明正大,要取得合法地位,不要偷偷摸摸。”陈华郑重地把叶剑英的题词放进活页本里,叶剑英看见陈华的本子里还夹有王明词题,便说:“不要尽叫我们这些人题词,也要请国民党的要人题词。”叶剑英的意思是不要着眼于小圈子,要扩大影响,发挥更大的统战作用。后来该刊还请了李汉魂、陈铭枢、曾其清、余汉谋、吴铁城、李煦寰等人题词,以体现团结抗战的精神。⑤
     5月2日,叶剑英应国立中山大学教务长萧冠英之请,到文德路的中大旧礼堂作题为《离开广州十年后的感想》的演讲 。演讲会由萧冠英主持,在主席台就座的有丁颖、黄古桐、何思敬、古文捷、尚仲衣、洪深等教授和知名人士,听众挤满了礼堂,超过1000多人。叶剑英在谈了离开广东十年后的感想之后,分析了日寇会不会进攻广东、中日战争局面的发展、国共两党的最近关系、苏联是否出兵帮助中国和八路军的近况等几个听众关心的问题。叶剑英精力充沛,声音洪亮,一口气讲了四个多小时。他精彩的演讲多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他最后用散文诗的语言结束这次演讲:“中华民族正如一叶扁舟漂流于革命高潮中,她最后或能够达到独立自由幸福的彼岸抑或中途沉沦于苦海,这种命运,是操在我们民族自己的手上,而看我们是否有抗战到底的决心来决定!(如雷般的鼓掌)”①叶剑英的演讲,既切合实际又富于情趣和文采,广州的报刊纷纷转载,一时洛阳纸贵,成为人们议论的中心,大大鼓舞了广东人民的抗战情绪。
     5月3日,叶剑英在广州市东山区百子路廖公馆(这里也是八路军驻广州办事处的一个办公地点)一个绿树成荫的庭院里,召开一次记者招待会。初夏的廖公馆,庭院清新幽雅,石榴花含苞待放,美人蕉迎风招展。庭院中央放着一张方桌,桌上摆着一壶清茶和十多瓶屈臣氏汽水等饮料。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徐青等几个人热情接待客人。叶剑英穿着一身浅蓝色西装坐在一张藤椅上,不时站起来同前来参加者亲切握手交谈。与会者有《抗战大学》的陈华、沈灼,《青年前卫》的邬维梓,香港记者宋绿漪,《广州民国日报》的张清水,《救亡日报》的郁风,《中国诗坛》的黄宁婴、彭和章等20多人。记者会上午9时开始,叶剑英做了简单的开场白之后,一个记者递上纸条提问:“昨天叶总演讲的结束语说中华民族正如一叶扁舟漂流于革命高潮,他最后或者能够达到彼岸抑或就此沉沦下去,全靠我们民族的努力来决定。这话不好理解,似乎话中有话,不知指的是什么?”叶剑英看了纸条,微笑着用广州话说:“画公仔不要画出肠,要让大家去想嘛。如果一定要答复,我在《抗战胜利的条件》一文中不是讲的很明白了吗?虽然抗战胜利的客观条件存在,但如果不发挥主观精神,就会沉沦下去。最重要的是国共两党团结合作。当然要人民支持,人民还是决定性的。接着有记者问:“叶总谈离开广东十年的感想,似乎未讲出真情。叶总是‘前度刘郎’应有许多感想才是。”记者将烽火故乡行的叶剑英比喻为唐朝被贬遇赦回京重游玄都观时写“前度刘郎今又来”的诗人刘禹锡。叶剑英听后站了起来,严肃地对大家说:“现在是什么时候?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在此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如果不去考虑大局,不搞好全民族团结,不努力取争取抗战胜利,而像一些旧诗人那样计较个人恩怨得失,那就不配作炎黄子孙!”叶剑英这种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的宽广胸怀和伟大气魄使与会者深为敬佩。11时,忽然预备警报响了,接着又传来了紧急报警声。徐青宣布休会。在疏散前郁风将当场画好的叶剑英速写像请叶剑英签名。叶剑英从容不迫地看了一下,微笑地在画像上签了名。叶剑英这幅速写像连同他在中大的演讲一同登载在《抗战大学》1938年第1卷第8期上。②5月5日,叶剑英应邀专程前往顺德县,为当时因战备疏散到这里的广雅中学师生作题为《把握住抗战胜利的基本条件》的演讲,就师生迫切需要弄清的“卢沟桥事变和敌人的阴谋”、“抗战胜利的基本条件”、“中国抗战的前途”等问题作了深入浅出的阐述。叶剑英在演讲的开头说:“我今日十分兴奋,因为我以为不是到一所普通中学,而是到了一间制造革命战士的大工厂。……各位从前在西村读书,学校的设备是很完善的。因为日本的压迫,来到乡村,在这样的地方来集会,连台椅都没有,这正和我们在延安的情形一样!不过,我们虽在乡村,我们的革命情绪十分高涨,这也是使我兴奋的。”在演讲的结尾,叶剑英说:“我们中国正如大海茫茫,今日中国的命运,正处在民族革命的高潮中。我们不是得到自由,就是在这波涛中沉没。但是,这个命运是由我们去决定的。青年的同志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希望各位努力于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求得中华民族的自由,努力前进!”③
     5月上旬,在梅县同乡、国民党六十三军参谋长兼广州警备司令部参谋长曾其清的一次家宴上,叶剑英与也是梅县同乡的青年诗人蒲风等人谈诗。蒲风出示他出版的十本诗集,说要送给叶剑英。叶剑英对蒲风说:“看样子你还不到三十岁,就这么多产丰收,真不简单。”蒲风说:“请叶总多多指教。”叶剑英说:“我看写诗著文,不光要求数量,更需要质量。现在抗战工作忙,要节约纸张和时间。”大家点头称是。叶剑英接着说:“听说你们不主张写旧体诗,不主张旧瓶装新酒,要把旧瓶子通通打烂,是么?”蒲风说:“从方向来说,我们主张发展新诗歌,旧诗歌死框框太多,太古板,不易学,不易懂,要入历史博物馆,让位给新诗歌了。”叶剑英说:“我看不一定。”他指着在座的陈华说,“我看过他写的旧体诗,写得不错嘛。”陈华说:“叶总是看到的是我在《抗战大学》上答读者问的那首诗吧。那是一首通俗化的旧体诗,是旧瓶装新酒的一种尝试。叶总过奖了。”蒲风说:“陈华是我们诗社的通俗化委员,善于写通俗诗歌。”歇了一会,叶剑英庄重地说:“我看旧瓶子不能丢,至少目前不能丢。新瓶旧瓶可以并用嘛。比如演戏,不光要演白话戏,也可以演客家的外江戏、广州的粤剧,不光演《三娘教子》,也可以演《子教三娘》。群众还欢迎旧的,为什么不可以并存呢?鲁迅的‘于无声处听惊雷’,写得多好啊,旧瓶装新酒,装得好会又香又醇。”接着,叶剑英从蒲风的十本诗歌中挑选了《茫茫夜》、《赤卫队》和《明信片》三本,并说:“明信片诗短小精干,很适合战时的实际。战时要有倚马可待的诗文。希望你们多写好作品,为抗战救国作贡献。”
       “将散席时叶剑英指着陈华和他的女朋友廖琼(中山大学学生,中共地下党员)说:“你们两位是梅县松口人。松口是出山歌状元的地方啊。你们晓得山歌状元刘三妹吗?”陈华说:“晓得,但那些歌词一时记不全了。于是叶剑英、陈华、蒲风、曾其清和廖琼一起东拼西凑,忆起当年刘三妹与刁秀才斗歌的故事和几段精彩的歌词。叶剑英很高兴地说:“你们听,自古山歌松(从)口出,唱得多好。山歌来自民间,植根于群众之中,内容丰富多彩,很受群众欢迎,是一种很好的民间文学形式,历久而不衰。我们写诗要从山歌中吸收营养。”曾其清说:“我们小时候读的《诗经》是最古老的诗歌。”叶剑英说:“对,《诗经》就大部分来自民间,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几天后蒲风对陈华说:“那天晚上会见叶总,得益非浅。叶总不仅精通武略,而且也精通文艺,对诗歌有独特的见解。”陈华说:“这点我早就知道了。叶总是个将才又是政治家和诗人。你看他给《抗战大学》的题词和中山大学的演讲多么富有文采啊。”蒲风将这次叶剑英谈诗的内容记录下来,发表在《民歌集》上。叶剑英与蒲风谈诗,对蒲风的诗风转变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他更加深入实际,深入工农兵,诗歌创作越来越出色,受到诗坛的好评和崇敬。①
  在日寇步步紧逼的险恶局势下,叶剑英更加思念二十年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旧友至交。对千秋家国母亲般的爱,对旧友的真挚情感,对敌寇的深仇大恨,叶剑英一时浩气满胸,诗情流淌。他不仅演讲、谈诗、说文,而且写下《羊城怀旧》:百战归来意气雄,念年人事各西东。最是关心公园路,十丈红棉依样红。② “百战归来意气雄”,诗人自1927年冬天广州起义失败、离开广州后,经历了反围剿、长征、抗战,跃马横刀,身经百战。叶剑英在返回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的起点地广州的时候,正面临着日寇侵占大片国土、步步进逼南方重镇的险恶形势,更激起高昂的斗志。“念年人事各西东”,正如叶剑英回答记者有关“前度刘郎”问题的回答一样,他站在民族解放斗争的高度,回顾和怀念一二十年来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生死一起的旧友至交,想到牺牲了的,已不能再一起抗日救国了,想到奔走各方的活下来的,希望很快像以前大革命时期那样再并肩战斗。“最是关心公园路”,叶剑英的思绪由抽象到具象,想到当年与好友故旧聚会的公园和漫步的小路。“十丈红棉依样红”,怀旧容易引来感伤,叶剑英没有让这种情绪流露出来,没有像当年杂咏羊石那样的感伤了。尽管他依旧漫步在当年的“公园路”中,但不是“为数归鸿抬望眼,一枝春在小楼红”,而是“十丈红棉依样红”,看到了高大挺拔的红棉树上,红花怒放。花相似,人不同。树还是当年的树,人已不是当年的人。叶剑英已从当年那个多情正直青年军人、民主主义者,百炼成钢,转变为一个年富力强的坚定共产主义者、人民军队的高级将领了。
  范硕先生认为,“《羊城怀旧》是作者为怀念一位亲密的旧友而写的。这位朋友是他年轻时的知己,在广州分别后多年不见。”③李坚教授撰文说,“赵一肩是抗日名将。1938年叶帅写有一首七绝《羊城怀旧》,笔者揣度是怀念赵一肩的。”④杨力翔教授还论述这个“揣度”的“合情合理”:“这个‘揣度’应当是合情合理的。……叶剑英早年在羊城活动过多年,结交的故旧或许为数不少,因而此诗究竟是在怀念、‘关心’谁呢?确实值得探究。解读的关键似乎在‘念年人事各西东’这一句中。……他俩分别于1917年和1918年考入云南讲武学校,屈指数来,至1938年正好二十年;而叶慷慨赋诗送别赵赴水东从军则在1920年,距离1938年也将近二十年时间。……”⑤上述三位专家的说法都有一定道理,尤其杨文的仔细考证并将《羊城怀旧》和《送赵君益坚出发水东》比较研究颇有独到之处,但是我认为《羊城怀旧》的“念年人事”并非特指某个具体的人,而是泛指过去一二十年来的一批故交。羊城怀旧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在羊城怀旧,当然也包括怀念广州的故人,但不仅仅如此,应包括死去或活着的战友、情人、亲人、同学、同志,等等。总之,《羊城怀旧》体现了一个远征战士眷恋故土和热爱家乡的赤子胸怀,抒发了叶剑英对英雄花城广州的深厚情感。(下期续)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