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党史研究 » 怀念与回忆 » 正文

我的人生轨迹因抗美援朝而改变

发布时间: 2011-11-04 15:12:00   作者: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 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朱木森,1934年出生,广东从化人。1952年当选为乡农协副主席。1953年3月,抗美援朝扩军,报名参军。因19...

采访者:周艳红、宋爱真、徐丽飞
整理者:徐丽飞
访谈日期:2010年3月9日
访谈地点:深圳朱木森家
受访者简介:朱木森,1934年出生,广东从化人。1952年当选为乡农协副主席。1953年3月,抗美援朝扩军,报名参军。因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订,未来得及赴朝参战,在部队服役16年。后到地方工作。

解放前,我曾给游击队员送信
        我的家乡在从化。解放前的从化是个交通闭塞、生活穷苦的地方。日本的飞机也曾对这里进行过轰炸,更加重了人们生活的贫苦。从化只有农业,可是农业的开发程度很差。基本上,农民没有土地,只能租种地主的土地,生活非常艰辛。由于交通的闭塞及贫穷的生活,这里便有很多人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我那时候也就13岁左右,常看到他们从山上下来,或者我们上山的时候也会碰到他们。
        因为这里的游击队活动比较频繁,国民党对这里相当重视,经常来这里围抄。1947年,这里就发生了一场战争。当时,这里有个富有的村庄叫王洞,村里住的人基本上都是地主,村里有枪有炮楼。某一天,游击队便来包围村庄,打炮楼,抢枪。可惜,打了一天都没打进去。到了晚上,国民党得知了消息,赶来围抄,于是国民党与游击队开火,相当激烈。我那时候还是个小学生,听到一排排的枪声吓坏了。这次激战,游击队不幸牺牲了几个人。为达到杀一儆百的目的,牺牲的游击队员尸体被残忍地钉在木板上示众。这次激战之后,游击队员仍常断断续续的前来,而国民党也常有人在这里出没。有一次,村里来了个理发的游击队员。而我看到七个国民党人配着枪在这边巡查。于是我赶快跑步回去告诉他,让他赶快逃。他知道后,赶快钻进村子后面的林子。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因为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1952年,我被选举为农协副主席
        翻身解放是一件大事,但在我们那个地方很简单。当天晚上,我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第二天就解放了,大家都很高兴。我当时在读小学,就想多读点书,好提高自己。解放后,实行减租减息的政策,批斗地主。我虽还在上学,但在课余时间做了宣传员。1952年,农协选举,我也参加了。虽然年龄小,可是也被选上了农协副主席。当时的主席由一位年龄比较大的人担任。同时,农协还有一位文书。我们三个人是脱产的。大概过了半年,农协改名为乡政府,我便在乡政府做事。当时在政府的工资是每个月二十万(旧币,相当于现在人民币二十元)。1953年2月份,我被分配到桃源乡进行土地复查和定产的工作。  
   
动员参军的宣传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10月份中国志愿兵出兵朝鲜。广东这边也有关于抗美援朝的宣传。但当时的从化很复杂。一方面,从化土匪暴动相当厉害。晚上,我们都不敢在家里睡觉,今天在这里睡,明天在那里睡,担心土匪端窝。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担心国民党的飞机,空降人员。
        1951年实行土改,也有工作队来进行宣传。大致就是讲我们抗美援朝是为了保家卫国,分土地是为了打掉地主,使农民有土地,自己当主人。当时的招兵口号就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八个字。
        1953年3月份,抗美援朝实行扩军,补充军源。有很多人去报名,也有很多人不去,有些人是害怕。而且有一句话叫做“好仔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国民党的时候,好人不去当兵嘛,坏人才去。当时宣传人员动员人们参军,就讲:“国家有难,美国要通过朝鲜侵略我们中国。大家那么穷,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被侵略。现在美国要侵略我们,但我们中国已经站起来了,我们若不去抗美援朝,不去打败他们,他们还要继续侵略我们,我们还要回到旧社会。”我们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对旧社会深有体会。当时,部队在每个乡都会派宣传员,与我们一起宣传。他们也会办宣传栏之类的东西。
  
艰难的从军之路
        1953年的扩军,每个乡都分配有任务需要完成。我也想去。为什么要去当兵呢?原因有二:第一,过去旧社会的情况我都经历过,在这种情况下,提倡“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可是,我们这些贫雇农没有什么钱,但我有力,我兄弟多,我有六个弟弟。第二,当时,朝鲜战争打得很激烈,牺牲了不少人。美国很坏,它主要是想通过朝鲜的跳板来侵略中国,因此我们要去朝鲜打仗,顶住它,实际上是保卫自己的国家。另外,有个连长,他认为我肯定能当兵,这对我参军也起了激励作用。我就跟区长说了,区长就说:“去当兵也可以,但是,你现在在这里工作,必须回去跟父母通个信,看他们同意不同意。”于是,我便回到家中跟父母商量,父母坚决不同意。一来因为我是家中老大,是主要劳动力,又是干部,多少都能帮助家里。二来,参加战争必然会有牺牲。父母去县里找区长,告诉区长不能去。区长便让我回家给父母表个态,表示不去,我没有办法,回家表态,告诉他们我会好好工作。
        可是,当时参军的人一批批去检查身体,很多人不合格。我想当兵的心思又活跃起来了。于是,我下定决心,偷偷摸摸地去检查身体。我的身体检查合格。于是,我便去了。当时我的舅舅来了,我不敢看他。我隔壁一个村的同我一块去的人,走到半路,因为害怕,回去了。后来,他的工作也不错,搞个体户发了。当时参军的人基本上都来自农村,像我这样干部出身的很少,年龄则在18岁至22岁之间。部队里每个月发三万块。
        我这么一走,家里人对政府产生了意见,父母到县里、区里找领导,领导做我父母的工作,讲了很多道理。于是,我父母亲也就转变了观念。在我参军后,由于家里生产做的不错,还捐了三百斤谷子。1954年,我们家被评为模范军属。
  
很遗憾没能走上抗美援朝的战场,但参军却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新兵先在清远集中。我们在清远大概进行了一个多月的队列训练。然后我们马上被分配到部队。我被分配到42军126师378团通讯连当通讯员,地点在佛山南海。在南海的训练主要是为去朝鲜做准备。当时部队教育我们帝国主义的本质是不会改的,不要怕它,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它,在战术上则要当真老虎来打。那时候的武器主要是苏联的,比较差,比较粗糙。我在部队的第一个班长是朝鲜人,叫杨秀林。他讲普通话,不说朝鲜语。不少朝鲜人在中国,补充我们的部队,他们也不愿意回国,愿意留在这里。以前有个参谋长以及通讯处处长的老婆都是朝鲜人。他们自己不会说自己是朝鲜人,可是他们回家探亲则要提前一年申请,需要外交部的批准,然后才能回去。我是在表中得知他们是朝鲜人的身份。
        我们去到部队,部队非常重视我们。我在部队中学射击、学枪的使用、学电台等。那时候,当兵的人中北方人多,基本上没有文化,如果有文化则是大学生。他们很多人都三四十岁了。我是高小毕业的,也算是有文化了。因此我被分到通讯营。跟着一起的战友多半分在步兵营,也分了四五个给我摇马达,因为他们没有文化。遗憾地是,7月份朝鲜战争停战了,我便没能够走上战场。
        我在南海部队呆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因为军里成立了报讯队,1954年我便来到惠州学习。当时一起学习的共有五百多人,但最后毕业的只有六十来人,其他的都被淘汰了。我毕业后,便被留在了师里,进了罗浮山的营房。回来后,我很快成为电报站的站长。1956年,我便提干了。后来中苏关系紧张,装甲部队坦克兵北调,我们整个团也被调走了。我们来到济南军区68军203师。济南军区干部比广州军区干部老。作战方针也不一样。济南军区保卫连云港,采取的作战方针是“死打硬拼,人在阵地在”,即人与阵地共存亡。广东则实行运动战,这也就需要年轻人,年轻人跑动起来比较灵活。1964年,我被调入师里,担任报讯队队长。正好我们军实行大比武,我们单位在全军排第一。1969年,林彪实行砍工农干部的政策,我便下来了。我总共在部队服役了16年。到1979年,我们才重新恢复待遇。
        当兵教会了我做人,改变了我的人生。以前我在地方工作的时候,只知道红军、共产党是好的,共产党则只知道毛主席和朱德,其他人则不知道。到部队后,除了星期天休息,每天都需按部就班。到了部队,人也是上进的,就算你调皮捣蛋,三天也就给改过来了,不改过来是不行的。部队是个作战集体,非常严肃紧张,地方则比较松散,所以拿部队的那套到地方肯定不行。我们试过了,行不通。部队原来曾让我留在北方,但我不习惯那里,我愿意回到家乡,就算回来耕田也行。
        (作者:原韶关物质总公司广州办事处主任)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