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党史研究 » 怀念与回忆 » 正文

深切怀念黄庄平同志

发布时间: 2011-01-04 11:32:52   作者: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 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黄庄平同志离开我们已经11年了。作为几十年的老部属,我深感悲痛和怀念。他高大的形象,常绕我脑海中。他...

      黄庄平同志离开我们已经11年了。作为几十年的老部属,我深感悲痛和怀念。他高大的形象,常绕我脑海中。他讲学习、讲政治、讲原则,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严于律已,关心同志,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下面,我把几件往事写出来,以表对老领导的怀念之情。
      在东莞沦陷区
      1938年秋,广东省东莞县城沦陷后,日寇的魔爪已伸到水乡,并在各大乡村建立日伪傀儡政权。而反动地主武装又同土匪勾结,并同在中堂、槎滘糖厂等地驻守的日寇,经常到各乡村进行骚扰,当地村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中共水乡区委在敌后坚持斗争,开展抗日救亡工作。1941年2月,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组织上通知我到望牛墩镇参加水乡区委举办的党员训练班(我当时在社屋村队搞地下工作)。训练班在望牛墩镇的一间大房子里举办,这期训练班有男女10多个学员。学习时间一个星期,训练班食、住、上课活动、大小便都在这间大房子里,不能外出。屋子里放有几张桌子和麻将牌。如有人进来时,我们就装着在打麻将以作掩护。黄庄平当时任水乡区委书记,委员有祁烽、王夫等同志,他们都分别为学员作抗日战争形势报告、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和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等课程。黄庄平同志在讲课中以革命先烈瞿秋白、彭湃、夏明翰等的英勇事迹教育学员,使我们深受感动,明确了一个共产党员要有崇高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要有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坚定信念,要加强党性锻炼,明确党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通过训练班的教育,我更加明确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职责和义务,遵照党的指示,团结杜屋村的乡亲进行抗日救亡工作,在青年中吸收一些先进分子加入党的外围组织,又经过工作的锻炼和考验后发展优秀分子入党。
      莞城沦陷后,在日寇的铁蹄下,人们过着悲惨的生活。敌人在莞城严加管制,岗哨林立,戒备森严。1943年春,时任中共东莞前线县委书记黄庄平同志找我谈话,他说:莞城沦陷后,原东莞中学在日寇统治下推行奴化教育,禁锢青少年学生,强迫学生学日文,叫嚣中日亲善。他指出,该校是我党的一块空白点,而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因此需要派我到东莞中学以学生身份作掩护开展学生工作。当时给我的主要任务是:宣传党的政策主张、团结同学、发展党的组织,了解敌情,揭露敌人的罪行,配合部队对敌斗争。他向我指出到东莞中学做学生工作的必要性并要提高政治警惕性。他还鼓励我要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主动设法进入该校。要善交朋友,争取亲友的支持,解决入学后的生活、住宿、学杂费等问题。当时学校已经开课了,我找到了表哥,并通过他去请求他当校长的亲戚给予方便,争取顺利入学。后又找到小学时的同学陈润娣、邓斛珠相助,我还主动帮助他们家做衣服、打毛衣等,主动和她们家人搞好关系,取得她们的支助。我在东莞中学师范班50多名同学中广交朋友,团结青年同学,宣传党的政策主张,发展培养积极分子,揭露日寇的罪行,了解敌伪情况。发展了李玲同志入党,并吸收邓斛珠等同志参加党的外围组织--抗日大同盟。
      在博罗国统区
      1943年夏,党组织委派钟育民同志以博罗县长宁乡第九村学校教师为职业掩护,到国民党统治下的博罗县任中共博罗县副特派员。并决定我也一起同往博罗,协助钟育民的工作,做好教学和掩护县委领导的活动。
      长宁乡在博罗县的西边罗浮山脚下,那个地方属山区又是半沦陷区,文化十分落后。当时日本鬼子兵驻在石龙、增城一带,离长宁乡约40华里,常到长宁乡烧杀、抢劫,搞得人心惶惶不安。学校校长陈国荣是国民党员。国民党当局经常派督学到学校检查工作。
      1943年秋,黄庄平同志奉调博罗县任特派员。在横河区的坪山村和坡下村以教师身份作掩护坚持地下党的领导工作。
      在白区工作是十分危险的,长宁乡与横河区都是白区,穷乡僻壤、缺医少药,走路都是靠两条腿,路是田埂小路或山边小径,生活是十分艰苦的。黄庄平同志经常来这里与钟育民同志一起研究工作,分析形势,布置工作等。他指示:白区工作要贯彻"荫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工作方针。要做到三勤:勤职、勤学、勤交友。要学好客家话,做好群众工作和统战工作,要深入密切联系群众,以家访的方式到学生家里与家长谈心,了解他们所思所想,关心群众疾苦,帮助解决学生的学习问题,做个好先生,取得他们的信任方能坚持工作……等。他还关心我的学习,询问学习心得和体会,指示我要深入学习理论,联系实际,提高政治思想水平,他的教导使我受益终身。
      约在1944年秋,上级组织通知我们要撤出博罗。原因是原中心县委组织部长被捕,他所知道的线索、组织关系等都要全部撤走。组织决定要我到东莞东坑乡广英小学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坚持地下党工作。
      在江北游击区
      1947年3月,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建立江北工委,派黄庄平、黄佳(原名黄树楷)任正副书记,统一领导党的工作和武装斗争。工委召开了观音潭会议和南昆山磨谷田会议。此时,我部仅有武装100余人,而敌人的力量大于我10倍,有正规军、警队及反动武装共约1000多人,敌我力量悬殊,工委决定统一领导,分散发展,继续开展反"三征"破仓分粮、减租减息的群众运动,依靠老区,发展新区,在南昆山、桂山、罗浮山一带建立据点。
      1948年2月,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发出《粉碎蒋宋计划,迎接南征大军的指示信》要求各地建立主力部队和根据地,并提出了"一切为着土改"的口号。分局并决定,成立江北地委,黄庄平为书记。将江北地区的武装力量,统编为广东人民解放军江北支队,黄柏为司令员、黄庄平为政委。下设四个团:其中博罗、龙门地区为一团,增龙地区为二团。我在二团,任中共增城派潭区特派员兼指导员。当时,我带领武工队在增城北部山区樟洞坑村进行发动群众工作。一次,在深夜外出工作时被狗咬伤,走动困难。黄庄平同志获悉后,当即决定要我离岗赴港治伤。经过在港打针、服药治疗,同时幸得地下党员谭庭同志全家的关怀、护理,约半个多月后康复重返战斗岗位。我深深感激黄庄平同志的亲切关怀,使我转危为安。
      1949年7月13日,黄庄平等同志不顾疲劳,连续战斗,带队奇袭并攻克增城正果。这一场攻坚战的胜利,大长了人民的志气,使各地反动武装纷纷土崩瓦解,影响深远。此时,广州北郊以罗浮山、桂山、南昆山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已连成一片,成为南下大军解放广州的前进基地。
      关心同志疾苦为老区人民排忧解难
      革命战争年代,黄庄平与钟育民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志同道合的同志。解放后,虽然相隔京穗两地,我们两家仍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1969年,我爱人钟育民不幸患病,黄庄平同志(时任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长)获悉后,出差北京时在百忙中还抽空来探望,鼓励钟要遵医嘱,安心治疗等。钟育民经过治疗,取得良好效果,康复后于1975年返穗探望老战友并拜访黄庄平同志。庄平同志全家热情接待,亲切关怀,还由黄庄平同志的夫人何欢同志陪同我们到龙门、从化、花县、博罗、增城、东莞等老区战地重游、访问老区人民,感谢他们在峥嵘岁月的艰苦斗争中对我们的掩护、支持和帮助。
      1982年11月26日,钟育民同志因病不幸逝世,黄庄平同志亲笔来信慰问,鼓励我要节哀保重,并让我到广州散散心。在黄庄平何欢夫妇的亲切关怀鼓励下,我化悲痛为力量,并下定决心,面对困难,振奋精神,为革命事业奋斗终生。
      后来黄庄平同志也不幸身患重症。当他得知有的战友生病住院,便不顾自己的病痛,亲自到医院探望生病的战友;有的战友在穗病逝,黄庄平同志得知,还带病去参加遗体告别会,寄托哀思。充分体现出他深厚的感情和强烈的战斗友谊,使大家深受感动。
      黄庄平同志在病中,还坚持学习,手不释卷,与时俱进,关心党和国家大事,拥护党的方针政策,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我每次返穗时都去拜访他,蒙他全家热情接待,还亲聆黄庄平同志的教诲,使我深受教益和留下深刻的印象及美好的回忆。
      黄庄平同志于1939年在任水乡区委书记时曾在望牛墩锦锅村工作过,他对老区人民感情特别深,时刻惦记着老区人民的疾苦,心系群众,尽力帮助他们排忧解难,深受老区人民的爱戴和敬仰。
      当黄庄平同志了解到锦锅村存在一些实际困难时,他便尽力协助解决。如帮助他们买了一些平价钢材,造了一座水泥桥,方便交通,解决了孩子上学和广大群众的出入、生产等问题。他还认真贯彻评老区的政策,将该村的革命斗争历史情况,写信给东莞县领导和广东省民政厅,证明该村在三十年代后期就有党员、党支部、农会、民兵、妇女会和红色政权建立,符合老区条件。现该村已享受老区荣誉和待遇。黄庄平同志求真务实的优良作风,充分地体现了他对历史负责,对老区人民负责的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和崇高的品德。1995年,在黄庄平同志的遗体告别会上,锦锅村历届的新老干部几十人专门开了一部大卡车前来参加追悼会。这充分地体现了锦锅村老区人民对黄庄平同志怀有深厚的感情。
      尊敬的黄庄平同志,你的崇高品德和革命精神,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

Tags: 黄庄平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